《且以深情共白头》苏湘-傅寒川全文阅读TXT_

2019-10-08 12:19:33 青海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  ‘

  龙书屋,回复:即可阅读全文

  《且以深情共白头》小说主人公:《》精彩试读

  ’024她碰了他的另一个逆鳞

  两人结婚以来,无数次的亲密,她早就该习惯的身体,却始终无法做到淡定面对。

  只是,在影院她把他给惹怒了,他今晚还有那个心思吗?

  不过他能在这里看书,就说明了他已经把孩子哄睡了。

  在时刻就会被傅家扫地出门的紧迫意识下,苏湘对傅赢就会有些溺爱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,傅赢对她就很会撒娇。另外,也可能是苏湘是个哑巴,看起来就弱,而傅寒川总是板着一张脸,看起来虽然威严,但更有安全感。

  所以傅寒川哄孩子,比她更灵光。

  傅寒川听到脚步声,从书上抬起头来,将书随手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,丢给她一条毛巾。

  “过来,给我擦头发。”

  苏湘顺从的走过去帮他擦头。他的发质比她的硬很多,短短的。

  傅寒川有头疼的毛病,湿发睡觉更容易引起头疼,所以苏湘擦起来格外仔细。她站在傅寒川的大腿间,傅寒川只要一伸手就能握住她盈盈一握的细腰。

  而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没道理一个香喷喷软糯糯的老婆站在面前,他只看不吃,更何况苏湘保守,在影院他根本没吃饱。

  苏湘只在一个天地旋转间,就被他压在了床上,随之而来的是他沉重的身躯。

  微粗的手掌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游走,滚烫滚烫,足以再度点燃她的感官……

  结束后,苏湘昏昏沉沉,但还是习惯性的起身去洗澡。

  只是在她起身的时候,一只有力的手臂圈住她的腰,将她抱住了。

  —我得去洗澡,不然可能会怀孕的。

  可能是这个想法在脑子里已经根深蒂固,再有就是他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抱了她,苏湘想都没想的就说了出来,也是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说。

  说完以后,对着他深不见底的眼,空气忽的有种凝滞了的感觉。

  她碰了他的另一个逆鳞。

  苏湘先心虚的垂下了眼,傅寒川看完她的手语,沉默了会儿,手臂松了开来。

  苏湘不知道他到底看懂了没有,他的神情看上去怪怪的。

  在她进入浴室的时候,他的声音忽然传来:“苏湘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怕什洛阳癫痫治疗医院么吗?”

  苏湘的脚步慢了下来,站在门口看他。

  “傅赢已经两岁,这期间我跟你的夫妻生活正常,你觉得苏湘的眼睛微微的睁大了,看着傅寒川发脾气,可是他前面的语气怒气冲冲的,忽然就停了下来。

  他变得暴怒,翻身坐起,捡起了抛在地上的浴巾就出去了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关门声,声音挺响,也像是一个雷打在苏湘的头顶。

  旖施的空气,在这一瞬间冷了下来。

  苏湘望着关上了的门,一阵哑然,最后还是跨进了浴室,再次的把自己里里外外的洗了个干净。

  她知道,避孕不是靠清洗就可以做到的。

  是心理作用吧,就像是明知道洗手不可能把手上的细菌全部冲洗掉,还是坚持要洗手一样的道理。

  苏湘躺回床上,另一侧的位置早武汉治癫痫哪家正规就凉透了。而她的心更冷。

  苏湘望着头顶的天花板,心脏缓慢跳动,麻木的不行。

  025傅先生,听说你想生二胎?

  脑中傅寒川那怒气冲冲的脸一直在她的脑子里盘旋不去,令她难再入睡。

  周六上午的时候,苏湘就去了医院做检查。

  这两年来,她跟傅寒川同房了那么多次,但没有再怀孕的消息。她可以肯定,不是自己每次都清洗的缘故。

  虽然心底隐隐的有着猜测,但傅寒川那一句,让她有了去证实的冲动。

  毕竟猜测是一回事,看到真真正正的检测报告,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“太太,你的身体没有问题。”医生看完报告以后,给了她这么一个答案。

  苏湘微皱了下眉,自己看着那一份单子,咬了下嘴唇,在手机上写给她看:可是,为什么我没有再怀孕呢?我跟我的丈夫都没有避孕。

  郑州那里治疗癫痫病那医生挑眉看了眼苏湘,眼中闪过什么,忽然问道:“你是想生二胎?”

  苏湘抿了下嘴唇,摇摇头:没有,我就是想问一下,是不是我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。

  那医生古怪的笑了下道:“哦,可能是你的压力太大。”她说的似是而非,苏湘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医生马上补充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压力都比较大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.生孩子的事情不是太太你一个人的事情,问题也有可能出在你丈夫郑州哪里能看癫痫的身上。”说完,她忽然咳了下,垂着头在处方单上写了些东西。

  “喏,我看你的身子有些虚,配些这个药回去调理一下。”

  苏湘怔怔的拿着那一张处方单出去配药了。等门关上,那医生马上抓起了手机拨了个号出去。

  傅寒川正在公司,刚结束完一个临时会议往办公室走。

  手机贴着大腿嗡嗡震动,他掏出来看了眼上面的号码,步子迈入办公室关上门。

  “傅先生,听说你想生二胎?”

  傅寒川拉开座椅的手顿了下,一手搭在椅背上坐了下去,冷声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傅先生,你知不知道,你家太太来医院检查身体了?”

  乔影是乔深的姐姐,在市中心医院妇科工作。不过乔影不是他的手下,所以对他说话时,没有必要那么毕恭毕敬。

  傅寒川捏了捏眉心,身体靠在椅背上,肩背是放松的,但是眉心并没有松下来。

  他的声音更冷了一些:“你怎么对她说的?”

  乔影的笔“嗒嗒”的敲在桌上,慢吞吞的道:“还能怎么说,检测报告上的数据是别人的,彩超的图片也是别人的,我就按照那些报告上的说咯。”

  傅寒川的眉心微微的松开了一些,凉凉道:“这个季度,你弟弟的奖金会多出一倍,记得问他要礼物。”

  说完,他准备挂断电话,乔影像是知道他要干什么,在他手指悬在挂断键的时候,及时的出声道:“等等。”

  “傅先生,为了防止你的小娇妻胡思乱想又跑去别的什么医院检查,我跟她说了可能是她压力太大的原因,还给她开了一些调理身体的药。那个,我看她身体确实挺虚的,傅先生,你对她的压榨是不是太狠了些?”

  龙书屋